关中福精品收藏证书

2021-04-12 00:00:00 吴兆国

匠魂在其魄,玉魂在其心—关中福与玉的人生三重奏


玉雕艺术是华夏文明中的瑰宝,拥有非常久远的历史,是华夏民族古老却不过时的艺术,是承载过去与现代社会发展历程的艺术。中国人观赏玉不单单喜欢它的自然美,对于它的内涵更加重视,认为“玉雕艺术的内涵”才是大家应当追求的审美。玉——质地坚硬、色彩鲜艳、内部透亮、温润照人,玉石能够代表佩戴人的品德,也就是“仁义”“勇气”“洁身自好”等品质。

古语有云“玉不琢不成器”,玉料的弥足珍贵,因此,在进行玉石加工过程中,玉雕设计者应当尽可能的利用玉料,充分发挥它的价值。玉雕大师关中福凭借自己善于发现的慧眼、超凡脱俗的匠心以及炉火纯青的技艺在众多的同行当中脱颖而出。

1974年4月,关中福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1992年,关中福毕业于镇平县工艺美术中等职业学校玉雕专业。1993年至2002年师从王超麟大师学习设计与创作,2002年成立德福珠宝玉雕工作室,主要从事和田玉(把件、挂件等)设计制作。2015年关中福创立洛阳匠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同时又是首届中国玉雕工匠,中华玉雕艺术大师,中国玉雕艺术家,中国玉雕工匠,河南省玉雕艺术大师,河南省宝玉石协会会员,德福珠宝总设计师,洛阳匠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匠坊玉雕工作室总设计师,新疆和田玉高级鉴赏师。

怎么将玉文化的传统文化与人文思想、现代艺术、时代精神和集天地灵气的玉石融合,是大多数设计者一直不懈追求的方向。一路走来,关中福都在用自己对玉雕的执着探索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与众不同。“只有与众不同,才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有突出特色,才能创造自己的风格。”关中福把这句话当作自己创作的动力和压力。他在玉雕作品的设计上,十分注意突出“与众不同”。他善于将玉料的皮色融入造型设计之中,别出心裁地进行作品的颜色搭配,以取得“万绿从中一点红”的特殊效果。这种看似不经意留下的一抹皮色,如同朗朗晴空之上的一朵绯色的云,让人眼前一亮。

大自然中多数事物都具备自然的魅力,可是,对玉石来说,它具备自身独特的魅力。也就是能够在自身物理属性以及质地的直接干扰下,产生独特的魅力。关中福的作品《佛光普照》中,金黄的皮色成为洁白的玉色的衬托,醒目的白色正在佛头处,将佛头之灵光形象地表现出来,其用色之巧可见一斑。

一直以来,玉石匠人在加工过程中比较提倡“金玉结合”的设计理念,同时也希望通过一种全新的形式来表达古人对阴阳的认知、古人对天地的理解、以及国学文化精神。关中福先生的另一件作品《扭转乾坤》中分布在白牛额顶、脊背、大腿处的三抹金黄,如同三朵金色的云朵,不必施雕,便自然而然地塑造出了神话之中神牛身上的云纹,使这件作品自带几分仙气。相比起人工刻意雕琢的花纹,这些恰到好处的留色,更能使作品之韵味大大增强,让玉料的特色与作品的寓意巧妙结合,融天然与人工于一体。

关中福的玉雕从业史也是人生三部曲式的进阶。第一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个时候关中福还停留在依样画葫芦的初学阶段。这是时候的他刚拜师不久,在师傅的引导下,学习种种雕刻技法,浏览种种模范作品,急于将所学的技巧在实践中进行运用。师傅这时往往会拿出玉料和模板,让徒弟依样画葫芦,进行观察和技法的运用。能够模仿的像模像样,这一阶段的目的就达到了。

走过第一重境界,他迎来了人生的第二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关中福根据所学,开始自我创作。他摒弃最初的模仿,开始寻找自己的风格,磨炼雕刻技艺。

要想成他人所未成之事,必须要有他人所未有之志,更要吃他人吃不了的苦,流他人流不了的汗,经历他人不曾面对过的失败和挫折。经历了惊喜、瓶颈、创新与求索之路,关中福迎来了他的第三重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在经历必要的学习和模仿之后,他不甘于居于先辈的光辉之下,继承和发扬之外,关中福开始将自己的经历与思想融于作品之中,对已有的技法和设计思路进行别出心裁的创新。最终,他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站在先辈的肩头之上用自己的身躯创造新的艺术高峰。

“玉”之所以是我国的艺术瑰宝,离不开它独特的魅力以及内涵美,同时也与它记载着我国的社会人文精神息息相关。正因为如此,它才能够在我国历史中不断传承下来。,谈到目标,关中福直言道:“我们需要立足传统,在继承中求发展,传递正能量,传承中华工匠精神!”

主要成就:

作品《五福临门》荣获2017年度“中华神龙奖”金奖;

作品《畅游》荣获2017年度“中华神龙奖”金奖;

作品《定乾坤》荣获2017“中华玉博杯”精品玉器博览会,铜奖;

2018年5月25日至6月14日,玉雕作品《佛法无边》《五福临门》《畅游》参加“北京2018中华玉雕精品展”荣获纪念奖。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

工艺美术,玉雕,玉雕大师,玉雕作品